第18封 乌鸡王国的权力斗争

时间:2019-5-29 0:09:52 来源:我爱写信

一封 信作文  网 为你提 供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 第18封 乌鸡王国的权力斗争

尽管在短暂的生命旅途 中,每个人都是匆匆飞逝的过 客,总会留下太多的遗憾,但我 们努力地生活可以让遗憾尽量少 —些。真正的复活就是回到你死 去的地方,接着走自己选定的 路。其实每天我们都在死去,每天我们都在复活,唯一的区别是 有的人回去继续前行,有的人选 择了彻底放弃。

亲爱的观音老师:

感谢您从死的虚空里把我捞了回来,又可以这样跟您谈心。 我以为我已经死了,轻飘飘地飞向那陌生的世界。那个世界里没 有光,没有丝毫的声响,只有自己微弱的呼吸,也许还有银白色 的花吧;可能只是幻觉。有时候感觉手心中触摸到了什么,冰凉 得就像眼泪。生命已不再有任何重量,如一粒微尘,不知要飘向 哪里。是您重新给了我生命的重量;就像整个宇宙在自己的呼吸 中膨胀。我又看见了光,听见了风吹过山岚、雨打落遍野的花。 死其实并不可怕,活着也挺好。因为当我睁开眼睛,梦想又回到 我的身边,使我获得了某种快乐和力量。

一切都将继续,而不是重新开始。您在信中批评我不该对生 命那么消极。也许您说得对,我是太累了,太需要休息了。我还 不够坚强,内心随时准备逃跑、准备投降。死亡应该是最佳的逃 跑与投降方式。您说无论我们对生命看得如何透彻,也得努力地 活着,活着本身就是生命的全部意义,何况我们还有许多的事要做。 尽管在短暂的生命旅途中,每个人都是匆匆飞逝的过客,总会留 下太多的遗憾,但我们努力地生活可以让遗憾尽量少一些。洋人说, 他们的圣人耶稣复活⑴后到了天上,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,真正的 复活就是回到你死去的地方,接着走自己选定的路。其实每天我 们都在死去,每天我们都在复活,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回去继续前行,有的人选择了彻底放弃。

我又回到我死去的地方,走上西天取经的茫茫旅途,只是我 的生命将比以往更加坚硬。

我必须向八戒和悟空表示歉意,他们的愿望因为我复活而落 空。悟空虽然心里很沮丧,但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失望。他对我说 既然唐老师没死成,那大家说过的都算是放屁了 ,继续干我们的活, 到了天竺再说。八戒这几日伤心得要死,听小沙说,他经常去河 边一个人发呆。晚上也睡不好,老做噩梦,或爬起来在院子里走 来走去;像是得了神经病。显然,我没死成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。 我能理解八戒的心情,毕竟他等这一张牌好长时间了,没想到兴 冲冲地打下去,却让别人赢了。

我害怕八戒想不开,弄出什么事来,就找他谈心:八戒啊,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都是唐老师不好,唐老师说好了要死的, 却没有死成,实在是对不住你啊。其实唐老师并不是故意要骗你的, 唐老师真的觉着自己要死了,我也不是故意活过来的,这是观音 老师的安排,我们的事还没办完,死也死不成啊。你要实在看我 活着心里难受,就给我一下子吧。其实你也别那么难为自己,你 要走就走吧,唐老师不怪罪你。我手边还有点银子,你拿着当盘 缠,回去好好过日子。八戒的确很委屈,抹着眼泪对我说唐老师, 我没有咒你死,不过你活过来我是有点难过,对取什么鸟经我一 点也没兴趣,就想回去抱着老婆过日子。既然你又活来了,那我 就自认倒霉吧。我也是堂堂的国家干部,怎么能当逃兵呢?还是 大家继续一起混,等取回了这鸟经,大家再散伙吧。最后我对八 戒保证,等取经的项目做完了 ,要是还有人挡着不让他回家抱老婆,我第一个死给他看。

死了一回,身体也虚弱得厉害。小沙说大家休息几天再走。 我说抓紧时间吧,悟空和八戒都有别的事,赶紧办完了让他们回去。 大家觉着我说得对,就让我趴在马上,用草绳捆起来,匆匆地赶路。 没想到在宝林寺,又惹了不少的事.最可恨的是,我们的同事也 是狗眼看人低,给我们脸色看。

看着 ''敕造宝林寺-我就知道麻烦来了。因为一旦拿了朝廷 的银子、当了朝廷的官,就没多少出家人的样子了,大多是另一 副嘴脸。这种人我大唐太多了,他们比暴发户还暴发户,比政客 还政客;比奴才还奴才。人家掏钱养活你,不就是让你这样吗(可 以把历史上那些国师拎出来研究一下,看看都是些什么东西。辛 注)?既然是出家人,出家时在佛祖前宣过誓,说是已经看破红 尘,六根⑴清净,却又要去做政客。既然要当政客,又何必做出家 人的秀。这不是被窝里放屁,自己哄(轰)自己吗? !至于那些 混迹于商场的大师们,就更加不堪了 ,既然那么想发财,想当员外, 出家不是糟践别人糟践自己吗?要是大唐的经济等着出家人来推 动,我看大唐也差不多了。

在长安时有位号称一代宗师的大明星(这种明星现在太多了, 只有他们的外形还有点出家人的样子。辛注)曾经对我得意洋洋 地说:玄奘啊,你落伍了,你要向我学习,发财才是硬道理。光 知道烧香拜佛1普度众生是不行的,要把这些东西转化为生产力, 要产业化,要懂政治.懂经济;要知道怎么去搞人际关系,人际关系也是生产力嘛!要有国际化的眼光,你看我的行头就明白了, 帽子是高丽虎皮做的,裤子是法兰西羊绒的;外衣是在罗马定做 的,不瞒你说,我的内衣也是扶桑货啊,都是世界顶级名牌,国 产的东西我从来不用,丢不起人嘛。最近我到全世界跑了跑,见 的全部都是大人物,跟他们谈生意,天天丁丫,鸡尾酒喝得 我胃疼啊。做事要讲效益,传统弄法不行,我们做心灵产业的也 要创新。有人骂我,骂吧,没什么了不起,大人物哪个没人骂? 骂完了还不得立个牌位供着?我也听说他那个寺庙经营得不错, 单就卖佛学博士的假文凭,也赚了不少钱。据说他准备到处并购 一些寺庙,搞连锁经营,他的想法还很得一些朝廷大员的欣赏。 他还雇人写了不少佛学专著,总主编了规模浩大的《皇家佛学全 典》,俨然是佛学界泰斗级的人物。我觉得出家人这样,迟早要 出问题的。

我们到宝林寺;本来只是想讨点饭吃睡一宿而已。按照佛畀 的规矩,无论是哪里的和尚,在任何一个寺庙里都可以白吃白喝。 可那位方丈却给我们吃闭门莫。既然是,敕造宝林寺' 方丈自然 也是朝廷大员,至少也是从三品的长官,一见我们是讨饭的穷和 尚,不但让手下轰我们出去,还讲了一堆屁话:我这是国家级寺 院,只接待朝廷长官、社会名流、大老板,起码也应该是个九品 或兜里有个万八千的。想住一宿,你说出来不害臊吗?我这里的 床哪一个没有睡过州长、大老扳、大明星?看你们臭烘烘的样子; 睡在上边自己不难受吗?剩饭我也没有,那些剩下来的山珍海味 还要喂一堆罗马纯种巴儿狗,你们有它值钱吗?

我说我是自东土大唐而来的和尚,我这里有大唐天子的介绍信。我把介绍信递给他,他看也不看,扔在地上:什么大唐王朝,岛国吧?岛上都是鸟粪吧?是不是现在全身还长着毛吃生鱼啊? 我国也跟你那大唐没有外交关系啊;该不是偷渡过来的吧?赶紧 走,小心我报警!起码大家都是出家人,按照我佛的规矩……我 实在有点忍不住,想驳斥他几句却被粗暴地打断了:少给我来这 —套,别跟我攀亲戚,我佛的规矩怎么了?想给我上课是吧?觉 着自己的理论水平高是不是?级别不够没钱,我佛的规矩在这里 屁用不顶。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,也不是国际难民收容所。帅哥, 你到底是装傻还是脑子有病?现在是什么年代啊,哪有白吃白住 的好事? !

悟空气得全身发抖,因为上次白骨精的事,所以一直咬着 牙没有发作。见方丈一味地羞辱我;也就实在忍不住了,一把 柃起他;扔到房梁上。接着冲进来一百多个和尚,扑向了悟空。 他们自然不是悟空的对手,很快跟他们的师父一样,到处找牙 去了。

方丈从房梁上滚下如丧家犬一样趴在地上,一边乞求饶恕他 的罪过,一边背诵外交礼仪、佛界原则,说什么大唐是乌鸡国(据 说是一名贞女与乌鸡交配生下他们的先祖,故名乌鸡国,为了避讳, 他们做清炖乌鸡时叫清炖凤凰。辛注)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;我 们是亲如手足的兄弟云云。我还以为他不知道!他吩咐手下:把 帝王套间收拾一下,挑几个漂亮的服务生伺候大唐的大师傅休息; 那几间天皇巨星破璃小丝小姐.周扒皮先生住过的豪华客房给师 父的弟子们准备好!小沙问我:怎么这里还有很多道士?我告诉 他按理说和尚道士各有所宗,可大家一旦做了官,就不会有什么区别了,因为他们拜的是同一尊神,那就是掌权的老爷,也基本 上算是同门了。

睡这么豪华的地方真有点不舒服,大概我们这种人天生就 是吃苦的贱命。里边一应俱全,看得出都是从国外进口的。听 小和尚说,就那个马桶的花费,也相当于一个中等寺院一年的 香火钱。有几件东西是从大唐进口的。我纳闷的是,这些东西 有的是大唐宫中的禁物,有的是国宝级的文物,老百姓动一下 都要杀头的,怎么就跑到乌鸡国来了呢?小和尚上说他也不是 太清楚,听师兄们说,只要你有钱,大唐的官员把什么都可以 弄出来给你。前一段时间乌鸡国来了一堆大唐的小姑娘,就是 边防部队偷运出来的。

我不想问太多,知道越多心里就越烦,毕竟大唐是我的母国啊。

晚上发生了一件很奇巧的事情。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有个高 大英武的男人来找我,说他是乌鸡国的国王。国王的精神状态很 差,说自己遭了恶人暗算,恶人是个道士。那几年乌鸡国接连大 旱,民不聊生,根据民意测验,国王的支持率直线下滑。他很着 急,使了很多招都不管用。正好有个道士来,说自己有人工降雨 的办法。他赶紧就吩咐手下张罗法会,让道人祈雨。那道人果然 厉害,人工降雨取得圆满成功。他觉着道人确实是个高精尖的人才, 就留在宫里,两人还结成了把兄弟。没想到他的把兄弟起了歹心, 把他推进了井里,自己摇身一变;当起了乌鸡国的国王,已经好 多年了。

国王说:大师啊,大家都是男人;谁受得了这样的羞辱啊, 我的国家成了他的,我的几千个大小老婆整天陪着他,我的存款由他拝霍,连儿子也把他叫爹(国王可能忘了,他糟蹋了多少别

人的老婆,他的存款从哪里来的,有多少别人的儿子把他叫爹, 我好冤枉,大师您大恩大德,得帮我一把啊。我把传国玉佩放在 大师床前,大师知道我说的不是妄语。我醒来后果然发现床上有 传国玉佩,就相信刚才的梦不假。

本来我不想管这件事,我听人说,这乌鸡国的国王也不是什 么好东西,什么天灾,其实根本就是人祸,恨不得把天下的鸡毛 都扒光了弄到自己家去,天下能太平吗?可我最恨那种杀人掠货、 冒名顶替的强盗,我给您说过,我的少年生活就是被这些强盗整 得残破不全。第二天我找悟空他们商量,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。 八戒坚决反对,不愿意管这种闲事。可悟空是见了闲事就非管不可, 而且要八戒做助手。八戒开始还骂娘,被悟空收拾了一下就老实 从命了。

按照计划,第二天乌鸡国的太子来宝林寺上香,得先把他争取 过来。仿照当年赵氏孤儿,的经典案例,悟空向乌鸡国太子讲述了 整个事情的经过,告诉太子他是认贼作父。太子开始不相信,还向 悟空发火:你这是挑拨我跟父王的关系啊,既然我不是我父王的种, 难道你是我父王的种不成?还准备让他的手下把悟空拿下。

悟空告诉他:你的确是你父王的种,但下种的父王不是现在 你看见的父王。通俗一点说,你是以前的乌鸡国国王射出的精子,不是现在的乌鸡国国王射出的精子,一个人只能被射一次,也不 存在两个人射出的精子造成一个人。以前的乌鸡国的国王射出的 精子跟你现在的母后的卵子结合后变成了你,然后你在你母后的 肚子里待了十个月,爬出来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太子还是不信: 什么精子银子,你他妈的才是精子呢!悟空只好拿出玉佩,对太 子说:信不信由你,所谓朽木不可雕也,孺子不可教也,这是你 亲爹的传世玉佩,你拿回去给你母后看,你母后看后要是流了眼泪, 就是真的;你问你母后这几年跟你父王的夫妻生活如何,要是不 和谐,那也证明我说得没错。太子问夫妻生活是什么,悟空告诉他 你现在是未成年人,各方面还发育不成熟,等你长大了,你猪八 戒叔叔会免费教你的,他在这方面是个专家。太子半信半疑地走了, 临走还没忘警告悟空:要是我妈没哭,回来找你算账,把你变成 精子射出去。小沙说原来悟空做思想工作也不赖;实在应该调到 宣教部门工作。

太子回去后拿玉佩给母后看,母后果然哭了。然后太子问母 后这几年跟父王的夫妻生活如何。母后闻言神情悲凄,把太子抱 怀里叹息道:我儿真是长大了,理解娘的苦心了⑴,娘这几年过 得生不如死啊,以前你爹像个天神,让娘喜欢得不成,虽说后宫 三千,可你爹天天都到娘的被窝,娘觉着像神仙一样的人儿。为 了让娘高兴,你爹三年都不出宫,不上朝,像这样的好男人到哪里找啊。可后来就突然变了,冷冰冰地当娘是石头,娘是在守活 寡啊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娘的心里好苦好苦。说着便伤心地大 哭起来。太子一见这情形,就把所有的事讲给母后听,她这才恍 然大悟。便急忙差太子来找我们商议对策。经过周密计划,决定 先把真国王从井里捞出来,然后在伪国王临朝的时候,当场拿下, 揭露整个事件的真相。接着拥立太子为乌鸡国新国王.太子有点 担心:要是我爹活过来怎么办?八戒说:那时候你大权在握,号 令天下,把他偷偷收拾了不就行了?不就是一点老鼠药,花不了 几个钱。太子说行。

于是大家展开行动,先把真国王捞了出来。八戒在井下捞真 国王的时候碰见了井龙王。我以前说过,玉帝治下,官吏实在是 太多了;井里边也有龙王,厕所里有厕神,妓院里有妓神,厨房 里有灶神' 等等。按照渊源,八戒以前是天蓬大元帅,井龙王只 是他手下一个微不足道的马仔。井龙王对老上级表面上还算客气, 八戒就开始拿自己当一回事了。吩咐人家帮他把真国王的尸体帮 着搬上去。井龙王立马给了八戒一鼻子灰:大哥,你以前是天蓬 大元帅没错,可你现在姓猪,叫猪八戒,人走茶凉的道理你不懂吗? 退休了的宰相也不过是个老百姓,何况你这被开除了的!八戒没 办法,只好自己扛了上来。

没想到乌鸡国的真国王脉搏还没有断,可能是井下的地气比 较特殊吧。关于要不要救活乌鸡国的国王产生了严重的交锋。太 子和八戒坚决反对,尤其是太子,他说: '吾爱吾爹,吾更爱权力,(仿柏拉图所说:吾爱吾师,吾更爱真理。辛注,,救活了他我怎 么办,我他妈的不是白辛苦了吗?悟空.小沙跟我主张救活国王, 悟空对太子说:怎么说他也是你爹啊,你是他做出来的啊。太子 火了,振振有词道:孙悟空,别给我玩这个,就算我承认是他做 出来的,我也不欠他什么啊,我没有要求他把我做出来啊,那是 他高兴,他愿意做啊,管我屁事!我说太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, 他把你养大不容易。太子说:他什么时候养过我?我吃的是保姆 的奶,陪我玩的是太监,要你这样说,我是不是要认太监当爹啊? 这次悟空火了 :你这兔崽子来劲了是吧?只要他把你做出来就是 你爹,提起裤子不认账的多的事,至少他还认你,太监要是你爹, 他用什么做?混账东西!

大家讨论了一夜,彼此都引经据典,最后经过民主表决决定 救活国王。至于方法,是悟空去太上老君处借他的灵丹。老君不给, 他宁愿让自己手下的奴子拿着到处为非作歹,送给王母娘娘拍马 屁,也不愿救人一命。悟空来了个以毒攻毒,就偷了过来。反正 交上悟空这种朋友,老君也只能自认倒霉。

救活国王后我们赶赴乌鸡国国都。把那道士拿下,真的国王 复了位。国王也盛情款待了我等。国王希望我们能多待几曰,我 说工作忙,就匆匆上路了。太子虽然心情不佳,也送了我们老远 才依依惜别。分手时八戒安慰他:别再伤心了,看你那点出息; 听猪叔叔的话,有点耐心,你爹老了,活不了几年了,平时多给 他整点女人,很快就交差了 ,他一完蛋,位子不就是你的吗?我 看你也是块料,只是别心急,小子!唉,八戒给人家出这种主意 干什么? !不过我身体虚弱,也懒得说他了。

至于那道士,听悟空说原来是文殊菩萨座下的獅子。这事也 是文殊菩萨故意安排的。因为当年菩萨到乌鸡国来,被国王綁起 来泡在水里好些曰子。菩萨回去后为了报复国王,就安排了这出戏。 至于皇后那几年一直过着生不如死的苦日子,听悟空说,那獅子 原本就是个太监一样的家伙。

希望一切都如文殊菩萨说得那么简单,不会有别的深意!可 冤冤相报何时了,连文殊菩萨这样的长官也不能超脱。还是不说了 , 不说的好。愿您过得开心!

玄奘夜于砬州龙门客栈

 

一封 信作文  网 为你提 供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 第18封 乌鸡王国的权力斗争

上一篇

阅读相关

1、每个人都有自己脆弱的 命门,这个命门就是他自以为 最牛的地方。以为自己最聪明 的,聪明就是他的命门;以为 自己最高尚的,高尚就是他的 命门;以为自…阅读全文

2、贞观十年 夏五月 丁丑 现在的权贵喜欢丰满女人,于是很多女人使劲增肥,吃了睡,睡了吃,结果都弄成了“三高”。实在不明白,好好一个女子,弄得肥头大…阅读全文